"

小金APP官网

"

一粒咖啡豆 链接全世界

信息来源:南方电网报  发布时间:2022-06-24

  咖农手捧新采摘的咖啡鲜果。 卢磊 摄

  又是一年咖啡鲜果丰收季。 卢磊 摄

  普洱爱伲咖啡庄园,厂长王勇给供电员工展示精深加工的咖啡产品。 方皖新 摄

  咖啡丰收,老阿妈正忙着采摘鲜果。 卢磊 摄

  普洱小凹子咖啡庄园,廖秀桂向上门走访的供电员工介绍自家今年咖啡的晾晒情况。 方皖新 摄

  普洱爱伲咖啡庄园曼中田厂区的日晒豆,再过几天就可以装袋打包。 方皖新 摄

  扫一扫观看视频

 

  咖啡生意火了!中国石油、中国石化、中国邮政、同仁堂、万达、李宁等传统行业巨头纷纷跨界,卖起了咖啡。一时间,咖啡上游产地——云南再次成为焦点。

  此行,南网传媒全媒体记者来到中国咖啡种植面积最大、产量最高、品质最优的咖啡主产区和咖啡贸易集散中心——云南普洱,走访咖啡创业者,倾听他们的创业经历与背后的电力故事:从咖农到合作社领头人,再到90后“咖三代”;从种好豆到卖好豆,再到咖啡精深加工,普洱咖啡整个产业链的发展尽在眼前。

  为了给云南咖啡搭建更好平台,云南省政府牵头成立了云南国际咖啡交易中心,中心建在普洱。普洱已经连续10年举办咖啡生豆大赛,参与企业从十几家发展到上百家,普洱咖啡从100年前的一粒种子发展到一个产业,走出云南,走向全国,享誉世界。这背后有南方电网公司的默默付出。未来,普洱咖啡向精深加工发展,扩大国内国际咖啡市场,用电需求会越来越高,南方电网公司将一如既往做好供电服务,助力中国咖啡飘香世界。

  从一粒种子到一个产业

  6月8日8∶10,记者乘坐的广州飞往昆明的航班准时起飞,30分钟后,乘务员开始为乘客提供餐饮,大多乘客此时选择来一杯咖啡。起早赶机,正需要一杯咖啡驱散倦意,提一提神!

  每天早晨,从一杯咖啡开始,是许多都市人的生活习惯,但很少人知道,清香浓烈的咖啡背后还有云南普洱的影子。提到普洱,多数人第一反应是这里有驰名中外的普洱茶,实际上,这里还盛产咖啡,“中国茶城”还有“中国咖啡之都”的名号。

  据云南省普洱市一级巡视员白兆林介绍,普洱栽培咖啡已有100多年的历史,1988年普洱开始产业化、规模化种植咖啡。普洱热带地区(以下简称“热区”)资源丰富,热区面积超过2.3万平方公里,占总面积的51.2%。年日照时间长,无霜期在315天以上,北回归线横穿中部,与世界著名的咖啡种植地哥伦比亚处于同一纬度区,是世界上最适合咖啡生长的地方之一,被誉为“阿拉比卡的天堂”。

  但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普洱咖啡长期处于原料供应端和初级加工阶段,没有形成全产业链发展格局,综合竞争力不强。

  从事咖啡行业已有30多年的普洱赛纳咖啡有限公司总经理李洪方至今还记得,起初,被外国企业买走的咖啡豆往往都是成为拼配豆甚至速溶咖啡中的一员,漂洋过海后再兜兜转转卖回中国,价格翻了几番的同时,很多中国人已分不清这其中的咖啡豆来自哪里。

  1988年,速溶咖啡巨头雀巢公司与普洱市签订收购协议,明确雀巢公司在广东东莞的咖啡加工厂所需小粒咖啡全部从普洱采购,普洱成为雀巢公司的主要原料产地。此后,雀巢公司在云南省成立咖啡农艺服务部门,负责在普洱传授先进、可持续的栽培方法。

  今年81岁的廖秀桂1997年从雀巢思茅农艺部退休后,投身到提高咖啡种植技术的实践中,他选中了普洱市思茅区南屏镇南岛河村的一片荒地,开始追寻自己的“咖啡梦”。如今,廖秀桂的生态咖啡园面积达600多亩,成为雀巢公司的供应商。

  除了雀巢公司,星巴克、麦斯威尔等跨国咖啡巨头也看到了云南普洱咖啡的巨大发展潜力。2012年,星巴克首个中国咖啡种植者支持中心落户普洱,并与云南爱伲集团签订合作备忘录,成立合资公司。普洱爱伲庄园咖啡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石华忠介绍,目前该公司基地生产的咖啡豆除了少量自主销售外,基本供给星巴克。

  从一粒种子发展到一个产业,普洱咖啡走过一段漫长的路。2016年,云南国际咖啡交易中心揭牌暨签约仪式在普洱举行,翻开了普洱咖啡迈向精品、走向世界的新篇章。普洱这座以茶闻名于世的边陲小城,如今,又有了另外一个城市标签——“中国咖啡之都”。普洱正逐渐成为继巴西、埃塞俄比亚、印度尼西亚、哥斯达黎加等世界主要咖啡产地之后的又一种植基地。2021年,普洱咖啡种植面积66.8万亩,咖啡产量4.6万吨,实现综合产值28亿元。浓而不苦、香而不烈、略带果酸的独特风味,触动着世界的味蕾。而这段漫长的路程中,南方电网公司不仅是见证者,更是参与者。

  从分散种植到精品时代

  6月9日,普洱市思茅工业园区,一辆大卡车停靠在普洱赛纳咖啡有限公司的仓库外,正准备装载30多吨咖啡豆运往昆明,然后发往全国各地。

  成立于2004年的普洱赛纳咖啡有限公司,目前拥有一个鲜果脱皮加工厂、一个咖啡焙炒厂、两个咖啡脱壳厂,年生产能力设计为10万吨,贸易覆盖欧美、中东等主流消费市场。近年来,该公司由国际交易市场逐渐转向了国内交易市场。

  与普洱赛纳咖啡有限公司一样,普洱咖企纷纷把目光投向国内市场。原因主要是近几年中国咖啡市场快速发展,消费量逐年递增。据共青团云南省委副书记赵攀峰分析,近年来中国咖啡消费量呈两位数增长,年均消费咖啡豆近6万吨,是世界平均水平的10倍。但从人均饮用量来看,目前中国人每年的咖啡消费量仅有4杯,市场潜力巨大。

  云南省普洱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李鸿告诉记者,今年云南咖啡产量将达到13万吨左右,预计占中国咖啡产量的99%左右,中国人的咖啡消费量超过20万吨,这说明云南的咖啡豆完全可以不用外流。

  云南省农业农村厅二级巡视员周开联认为,当前,普洱的咖啡产业正迎来发展的春天:一是中国咖啡消费进入了快速增长期,年消费量正以年均15%以上的速度增长;二是咖啡豆价格迎来周期性上升期,连续两年,云南产季收购价都较上一年大幅增长;三是普洱利用得天独厚的气候环境和资源禀赋走出了一条以精品咖啡为引领,带动咖啡全产业链提质增效的产业发展路子,各咖啡产区涌现出了越来越多的精品咖啡豆,售价高于商品豆30%以上。

  周开联的分析契合了国内时下的咖啡市场。纵观咖啡产业近年的发展趋势,咖啡成为最热门的跨界产品,先是以瑞幸为代表的互联网咖啡企业不断开疆拓土,后又有喜茶、奈雪等新茶饮品牌推出咖啡产品。不仅如此,就连中国石油、中国石化、中国邮政、同仁堂、万达、李宁等传统行业巨头也纷纷跨界咖啡市场,甚至连便利店、书店和服装店,也卖起咖啡。

  “面对国内市场机遇,普洱市在推进咖啡标准化种植、咖啡精深加工、咖啡技术创新、招商引资等方面的举措力度空前,形成了快速抓工作、超前推项目、整体促产业的机制。”云南国际咖啡交易中心副总经理刘海峰告诉记者。目前,云南国际咖啡交易中心已拥有供货商客户1000余家,国内采购商客户3000余家,国际采购商客户700余家。2021年完成交易量1.86万吨,交易额4.41亿元,实现咖啡生豆交易量、交易额及收储量持续稳步增长。

  品牌做起来了,还得提高知名度。刘海峰介绍,以前,偏居一隅的普洱咖农和咖企只盯着眼前“一粒咖啡豆的钱”,对背后国际市场和国内市场的变化趋势知之甚少。为了改变这种状况,云南国际咖啡交易中心每年都要在普洱举办咖啡生豆大赛。6月10日,记者在2022第七届云南咖啡生豆大赛暨第十届普洱咖啡生豆大赛现场看到,来自云南省76家企业及个人选送的120支咖啡纷呈亮相。普洱金树咖啡产业有限公司董事长李春梅从事咖啡行业30余年,从第一届大赛开始她每年都参与,她告诉记者,多年来,一直致力于“种出好咖啡”,但对于“好咖啡”的概念起初停留在“杯测干净清纯无异味”,正是通过历届云南咖啡生豆大赛的历练,开启了普洱咖啡种植的“精品时代”。

  从精耕细作到世界品牌

  李春梅告诉记者,2020年春节上映的电影《一点就到家》,讲的就是他们这些云南咖啡人的故事。但不同的是,电影里的主角只用了几年就大获成功,而他们用了30年,至今还在路上。

  不过,李春梅对普洱咖啡充满了信心。如今,李春梅的女儿施雨婕传承了她的咖啡梦,大学毕业就回来管理咖啡园。

  “咖二代”“咖三代”已经成为普洱咖啡界的一股“新势力”。

  6月10日,记者在小凹子咖啡庄园见到了正在冲泡台前忙碌的“咖三代”廖世豪。他是普洱咖啡产业发展的见证人之一——廖秀桂的孙子。2020年毕业后便回到普洱准备接手庄园的工作,对于普洱的精品咖啡之路廖世豪有着自己的见解。在他看来,中国咖啡市场还有很大的潜力,而当下要做的则是丰富品种,提升品质,在精耕细作中找到属于普洱咖啡的话语权。

  廖世豪的想法契合了普洱市委、市政府近年来的咖啡产业布局。2021年,普洱市委、市政府深入研究咖啡产业的现状与短板,提出“要把普洱咖啡打造成为世界品牌、国家品牌、民族品牌”,通过推进普洱咖啡产业的高质量发展,来提升普洱咖啡产业价值和品牌影响力,“让普洱发展的每一步都带着咖啡的味道”。2020年,普洱咖啡入选中欧地理标志协定首批保护名录。2021年,国家知识产权局正式批准普洱咖啡实施国家地理标志产品保护。

  普洱市还前往北京、上海、广州、成都、昆明等地与中国邮政集团、瑞幸咖啡、云南农垦集团、驼商咖啡产业(云南)有限公司、金米兰咖啡、三顿半咖啡、Manner咖啡等多家企业负责人进行洽谈,寻求合作结合点。

  李鸿介绍,通过不断地“走出去”和“引进来”,普洱咖啡产业招商引资工作稳中有进。目前已有多家咖啡企业考察团队到普洱市进行调研考察,并表达了合作意向。为了以最好的资源实现最优质的招商,普洱市政府还在思茅区倚象镇建设云南精品咖啡加工园区。园区投产后可实现仓储4万吨,精深加工2万吨的产能,实现产值50亿元,将成为亚洲第一个专业的咖啡全产业链集群。

  “目前,园区项目建设进度已完成80%以上,2个咖啡生豆仓储仓库已经建成投入使用,正在施工的咖啡产品精深加工厂房和产品展示等功能配套中心,预计今年上半年项目建设全部完工并投入使用。”云南国际咖啡交易中心副总经理刀永建说。

  截至目前,已有日本UCC、江苏金猫咖啡、连咖啡、仨德科技、四叶咖等国内外知名咖啡企业共50余家意向入驻园区。

  云南电网公司普洱供电局市场部主任黄东平介绍,2021年,普洱市咖啡企业共用电559万千瓦时,今年很多咖啡企业往精深加工转型后,用电量将翻几番。

  “下一步,普洱更多咖啡企业将进一步打开国际咖啡市场,用电需求会越来越高,我们会一如既往做好供电服务,助力咖啡产业健康、快速发展。”云南电网公司普洱供电局党委书记、副总经理王裕喜说。

  普洱咖啡在地方政府引导与南方电网公司的精准服务下,在企业和咖农联手奋力突围中,努力摆脱单纯原料产地的境遇。普洱咖啡走向世界的新征程,也是山区咖农增收致富、开阔视野,在国际市场中磨砺成长的进程。

  幸福不会从天而降,好日子是干出来的。

  普洱咖啡正在腾飞,让普洱咖啡在电力的助力下香飘世界,弥漫烟火人间。

  南网传媒全媒体记者 李刚 彭紫凌 通讯员 方皖新

  ● 人物讲述

  90后“咖三代”

  普洱咖啡 经典传承

  我叫廖世豪,出生于1999年,三年前在江苏省苏州市学习园林设计,毕业后回到家乡云南普洱,开始接手我爷爷创办的小凹子咖啡庄园,是名副其实的“咖三代”。

  我的爷爷叫廖秀桂,已经80多岁了。上世纪60年代,爷爷大学毕业后响应国家号召,从海南来到云南西双版纳发展橡胶种植。上世纪90年代,他被作为科技人才引进普洱开发咖啡种植基地,退休后选择隐居在云南普洱的大山里种咖啡。

  1997年,爷爷在离普洱市中心17公里的南岛河承包了一块300多亩地,创办了小凹子咖啡庄园。现在庄园已扩大到600亩,种植有40多个品种的咖啡豆,平均亩产250至300公斤,品质有口皆碑。

  爷爷不仅自己种植咖啡,一有时间他就漫山跑,手把手传授当地村民咖啡种植经验,大家都说,普洱的第一代咖农是爷爷带出来的。

  从我记事起,爷爷和爸爸就忙着打理庄园里的咖啡。后来爸爸去教书了,更多时间都是爷爷在忙,我暑假一有时间也来帮忙。

  我还记得,我家的庄园最初是一片荒坡,老百姓用来养鱼,因为地形像个“凹”字,后来取名小凹子。开始不通路、不通电,在这样偏僻的环境下,爷爷坚持绿色、生态的理念种植,所以庄园的咖啡地从来不打除草剂,土壤保护一直很好,种出的咖啡树不仅蓬勃生长,夏天的夜晚还能看到成群的萤火虫在飞舞,城里人想象中的最美山区的样子,这里都有。

  “做咖啡,就要做最好的咖啡。”这是爷爷常给我们说的话。他经常告诉我们,普洱的咖啡豆曾经卖到欧洲,许多欧洲人把它当成是哥伦比亚咖啡,听说这是中国云南最好的咖啡,很多欧洲人都不信,通过多方确认后欧洲人都说中国这个咖啡不得了,真的做得太好了!

  近年来,我家的庄园每年生产鲜果300多吨、熟豆30多吨,一部分除供应雀巢公司外,其余都留做精品咖啡。爷爷说,来我们庄园的客人,一定要推荐他们喝本土咖啡,不仅新鲜还健康。在爷爷看来,精品咖啡就是要看果的成熟度,品种不一样,成熟期不一样。第一批与最后一批果不能做精品咖啡,只能用中间成熟的这一批。此外,还要看气候条件,并掌控好日晒与干燥时间,同时还要看市场,客户喜欢什么样的口味,与酿酒一个道理。

  最近几年,因为各种宣传,不少国内外客人不远千里而来,就想喝一杯爷爷亲手冲泡的咖啡,其中国内客户以上海、深圳、广州等一线城市为主。去年“五一”假期,一天接待四五百人。受疫情影响,今年“五一”假期每天才有200来人。很多人来不了现场,就在网上购买我们的咖啡。我记得有一个订单甚至来自可可西里无人区动物观测所,寄到那里的邮费比咖啡价还贵,但这位客户愿意接受。

  现在我们庄园隔两三天就开机器烘焙豆子,设备每次运行时间较长,耗电量挺大。但从我记事起,庄园就一直没停过电,南方电网的服务一直都很好!

  爷爷年纪大了,但他每天还能坚持爬山察看咖啡树生长。今年4月,爷爷和咖啡的故事登上CCTV-3综艺频道的专题节目《多情的土地》,得到了国内很多观众的关注。

  我时常在想:这片种了25年的土地,比我陪伴爷爷的时间还长。希望作为“咖三代”的我们,要做好传承,把普洱咖啡、中国咖啡继续做下去。

  廖世豪讲述,李刚记录整理

  ● 延伸阅读

  从咖农到合作社领头人

  咖啡苦尽 日子甘来

  距离云南省普洱市区90公里的莲花塘村酒房村小组,山色缭绕,村里41家农户现在大多都在种咖啡。到酒房村小组做上门女婿的何永,与妻子周建琼于2007年在村里租了40亩地,开始咖啡种植。

  “种咖啡和喝咖啡一样,一开始都是苦的!”据何永回忆,当年种咖啡都是各种各,由于不掌握种植技术,咖啡豆的成品质量不高,价格自然就卖得很低。所以,很多人种了几年就放弃了。

  何永说,咖啡种植是一个漫长的过程,首先是选择咖啡的种植环境,那就是热区面积广阔,有充足的降水、良好的生态,即低纬度、高海拔、昼夜温差大。其次仅是育苗就很考验人,种子洒到土里,要时刻确保土壤保持湿润,所以每天浇水两次,新鲜的种子大约2至3个月后才发芽,如果是较老的种子可能需要6个月的时间。

  就这样,从种子育苗到移栽,再到开花结果,至少需要3年时间。再加上当时咖啡市场价格不稳定,有时候到了丰收的年份,咖啡豆的市场收购价却不一定高。所以,何永种植咖啡到了2015年,才开始收回10%的成本。

  “这中间,家里人都劝我,不如回昆明找份保安工作,每月至少有两三千元的工资养家。”何永说,直到云南国际咖啡交易中心成立,通过每年咖啡生豆大赛来引导咖农提高种植技术,了解国内外最新市场的变化,他与普洱咖农的咖啡种植才慢慢步入了轨道。近年来,何永与妻子种植的咖啡豆不仅销往国内北京、上海、广州等各大城市,部分产品还销往日本等国家。今年,日本的客户一次性订了300多公斤咖啡豆。

  2020年7月,在云南国际咖啡交易中心的引导下,何永集合4个村21户咖农,在莲花塘村酒房村小组成立了普洱市思茅区古来旺咖啡农民专业合作社,实行统一种植、统一采摘、统一加工、统一销售全流程集中管理,并向精品豆种植发展。

  6月9日,在酒房村小组何永家的咖啡种植基地,何永与妻子向记者介绍,咖啡鲜果要一个个挑选,基本红透的果子才能做精品豆。“种植技术提升后,合作社今年采摘的鲜果,有一半能做精品豆。”何永说。

  值得一提的是,近年来,星巴克与中国扶贫基金会合作发起支持咖啡产业发展的扶贫项目,何永的合作社被星巴克选为帮扶对象。去年底,在项目资金的支持下,合作社在离何永家3公里处新建了一个咖啡豆生产加工区,仅是设备就投入30多万元。

  加工区涵盖烘干、脱皮、脱壳等工序,高效的作业催生了新的用电需求。云南电网公司普洱思茅供电局六顺供电所所长晏鹏带领1名同事,来到新建的加工区,了解加工区建好后的用电情况,并现场办理了三相电申请手续。

  晏鹏介绍,接上了三相电后,咖啡豆的加工量会提高到原来的2倍:“以前1台烘干机加2台脱皮机,每小时只处理400-600公斤鲜果。现在1台烘干机加上1台脱皮机,每小时就能处理鲜果800-1200公斤。”

  下一步,合作社将在种植基地安装监测系统,通过手机端的应用程序,为购买咖啡豆的客户直播咖啡的种植、生长、结果等情况,届时,用电需求将会提高。“我们计划近期在加工区新增一台变压器,确保用电无忧。”晏鹏说。

  从种豆卖豆到咖啡精深加工

  高光时刻 转型突围

  6月9日,在位于云南省普洱市思茅区木乃河工业园区的普洱赛纳咖啡有限公司仓库外,一辆大卡车正在装载咖啡豆运往昆明,然后发往全国各大城市。该公司总经理李洪方一边指挥工人装豆,一边忙着打理他的咖啡体验馆。见到记者来,他放下手中的活,然后泡上几杯咖啡,在香味弥漫中开始讲述他的咖啡“创业史”。

  李洪方曾当过兵、教过书,年轻时通过自学掌握了一口流利的英文。1996年,他停薪留职进入了雀巢公司在普洱市澜沧县开办的一家咖啡公司,做一名普通的英文翻译,两年后晋升到该公司的中层管理人员。

  3年的停薪留职期到后,家里人劝他回去。“虽然在雀巢公司工资高,但家里人更看重‘铁饭碗’。”李洪方说。

  可是,再次回到学校教书后。他发现自己已习惯了外面的生活。于是,决定辞职与妻子到北京创业。“那时候很苦,我们在北京一小巷子里租了一间简陋的房间,连卫生间和洗澡间都没有。”李洪方说,但既然选择了就得坚持。于是,他每天与妻子分头奔赴在北京的大街小巷,推销云南的普洱咖啡。“那时候很多咖啡店里卖的咖啡原料都是普洱咖啡,但因为咖啡豆卖到国外加工后再售回中国,很多中国人都认为这是国外的咖啡。”李洪方说,所以他在北京的咖啡店推销普洱咖啡时,很多人都是拒绝。

  坚持了一年后,他和妻子放弃了“北漂”的生活,回到普洱。2004年,他在一个朋友的银行借了50万元,成立普洱赛纳咖啡有限公司。通过10多年的发展,该公司目前拥有4个咖啡加工厂,年生产能力设计为10万吨,贸易覆盖欧美、中东等主流消费市场。

  近年来,在国际形势变化和疫情冲击下,普洱赛纳咖啡有限公司把市场转移到国内。“现在,我最想做中国咖啡品牌,把产品和服务做到极致,然后把咖啡店开到每一个县里,让国内大众都喝上中国好咖啡。”李洪方说。

  与普洱赛纳咖啡有限公司一样,普洱很多咖啡外贸企业纷纷寻求转型。星巴克咖啡豆的供应大户——普洱爱伲庄园咖啡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石华忠告诉记者,早年和国外做生意时,样品质量过关,但到集装箱发货时质量却上不去。后来,该公司坚持做标准化种植与标准化加工,通过星巴克把咖啡豆卖到世界各地,最高峰时,卖给星巴克的咖啡豆年销售额就达到2亿元。6月10日中午12点,在德邦物流公司普洱营业点,经理林启正忙着指挥工人装载咖啡豆。据林启介绍,最近6年,该营业点每年为普洱爱伲庄园咖啡有限公司运输的咖啡豆就达5000-8000吨。

  近年,普洱爱伲庄园咖啡有限公司转向了精深加工和自有品牌建设。为了实现“从种子到杯子”的全程产业链建设,该公司与国内一些高校合作,共引入、培育100多个种子品种,并在京东、天猫、抖音、得物、小红书等10多个平台运营电商、直播带货。

  石华忠介绍,下一步该公司将发挥生产加工优势,开发新产品形态,比如推出咖啡冻干粉。而制作冻干粉需要在零下40-80摄氏度的低温,这样的温度耗电较高。“一台生产50平方冻干粉的高功率版冻干机,常规运行每小时大约用电70度。”云南仨得科技有限公司营销部总监王晶辉说。

  据云南电网公司普洱供电局统计,近3年,普洱爱伲庄园咖啡有限公司每年平均用电量为6.93万千瓦时,企业向精深加工转型后,用电量会增加到原来的3倍。“我们会一如既往做好供电服务,助力普洱工业园区的咖啡产业升级。”该局市场部主任黄东平说。

相关文章

小金APP官网